任正非 真正的商业思想家
2019-04-23

任正非,这位一手把华为公司打造成世界级科技王国的企业家,不仅创立了开中国先河的企业治理大法,在判断企业市场时也极具预见性,在企业繁花似锦时总能未雨绸缪,带领企业度过“寒冬”。任正非是企业家,更是为观念而战斗的商业思想家。

| 文 · 苏楠

 

2019年3月14日,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上海举行的华为HILINK生态大会2019上表示,目前华为中国中高端手机市占率34%,预计年底将达到50%。中国只要卖出3台手机,就有1台是华为。2019年华为手机出货量将达到2.5亿?2.6亿台,冲击世界第一的市场地位。

经过30余年发展,华为已经成为世界级的通讯信息公司。它的发展过往,是一次不断自我蝶变的旅程,是与市场充分博弈的缩影,是奋斗者天助的典型。

这背后绕不开任正非这个名字。作为华为公司创始人,他成为了传奇的缔造者。有人说,当代中国从来都不缺企业家、政治家,但从来都缺乏真正的商业思想家。而任正非正是被外界看作是少有的商业思想家之一。

 

《华为基本法》 确立企业发展战略

1997年3月27日,华为聘用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吴春波等人为华为起草了一个企业战略规划,被称为《华为基本法》。任正非要求起草人弄清楚3个问题:华为是谁?华为从哪里来?华为要到哪里去?

后来,它被认为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企业制定的第一部企业管理大纲。

在《华为基本法》的第一条中,任正非明确提出:“华为的追求是在电子信息领域成为世界级领先企业。”为了实现目标,任正非制定了专业化发展战略,“为了使华为成为世界一流的设备供应商, 我们将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

《华为基本法》里确定,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长期坚持艰苦奋斗这3个核心的管理原则被认为奠定了华为的成功,并帮助其在行业内取得领导地位。

其中,任正非把以客户为中心作为不容置疑的最重要的原则。他表示:“其实我们的文化就只有那么一点,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世界上对我们最好的是客户,我们就要全心全意为客户服务。我们想从客户口袋里赚到钱,就要对客户好,让客户心甘情愿把口袋里的钱拿给我们,这样我们和客户就建立起良好的关系。怎么去服务好客户呢?那就得多吃点苦啊。要合理地激励奋斗的员工,资本与劳动的分配也应有一个合理的比例。”

 

开启“全员持股”

作为中国企业中独树一帜的存在,华为的全员股份制设计总为人所津津乐道。

《华为基本法》设定了一条基本的原则,实行“员工持股制度”。在《华为基本法》第一章第四部分第十七条中,可以找到华为关于员工持股的纲领性的陈述:我们实行员工持股制度。一方面,普惠认同华为的模范员工,结成公司与员工的利益与命运共同体。另一方面,将不断地使最有责任心与才能的人进入公司的中坚层。

在华为的股份中,任正非只持有1%多一点的股份,其他股份都由员工持股会代表员工持有。

截至现在,华为已经实施了4次大型的股权激励计划,这间接地为员工提供了双向的晋升通道,彻底激发了员工作为企业主人的责任感、使命感。任正非亲切地称这些优秀的普通员工为“华为英雄”,就是这样一个个“螺丝钉”堆起了华为今天的高度。

任正非曾坦言:“公司早期那时我还不懂期权制度,更不知道西方在这方面很发达,有多种形式的激励机制。仅凭自己过去的人生挫折,感悟到与员工分担责任,分享利益。创立之初我与我父亲相商过这种做法,结果得到他的大力支持,这种无意中栽的花,竟然今天开放得如此鲜艳,成就华为的大事业。”

华为公司的股权激励将员工的人力资本与企业的未来发展紧密联系起来,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体系。员工获得股权,参与公司分红,实现公司发展和员工个人财富的增值,同时与股权激励同步的内部融资,可以增加公司的资本比例,缓冲公司现金流紧张的局面。

股权激励方式并非一成不变,华为会随着企业运行环境以及管理结构的变化不断调整和适应。同时,华为也有着很高的绩效标准,所有员工必须高强度地付出。这说明华为的高利益激励是跟高绩效结合在一起的,这样员工才能与公司共荣辱。同时这种基于股份的利益机制又与个人成长机制结合得很好,从而进一步推动了人才的成长速度。

 

偏执投入技术研发

华为的主营业务,是电信设备的研制,这是一个资金和技术密集的行业。任正非对研发投入的坚持,近乎偏执。而这也是《华为基本法》中的另一条原则。

十几年来,华为始终将销售收入的10%投入研发,目前每年的研发投入高达150 亿?200亿美元,而且有硬指标:只许花完,不许花不完。用任正非的话说,就是“华为没有钱,却装成有钱人一样疯狂投资。”

“开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要做好投入几十亿元,几年不冒泡的准备。”任正非认为,“在大的机会面前,要有大的战略耐性。“要耐得住寂寞的,板凳不仅仅要坐十年冷,有些人,一生寂寞。”

2019年年初,欧盟委员会公布了《2018年欧盟工业研发投资排名》,这个排名主要是对全球46个国家和地区的2500家主要企业2017会计年度研发投入进行的调查。排名显示,美国有778家公司上榜、欧盟国家有577家、日本公司有339家,中国则有438家公司上榜,其中华为以113亿欧元的研发投入排名中国第一,世界第五。在中国公司中,华为的研发投入超过了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在研发方面投资的总和。

投入研发一两年不可怕,可怕的是几十年不变。近10年华为投入的研发费用超过4000亿元人民币。截至2017年年底,华为累计获得专利授权74307件,累计申请中国专利64091件,累计申请外国专利48758件。

“没有长盛不衰的企业,但是只要做到不断创新、变革,那么他将会永远繁荣下去,在技术上的研究华为会一直坚持下去,在这个技术吃人不吐骨头的时代,没有技术是会要我们命的。”任正非说。

  

任正非的忧患意识

中国最悲观的企业家,非任正非莫属。

在外界看来,华为势如猛虎、誉满全球,但任正非却始终保持着如履薄冰的危机感,在他看来,“华为大限快到了”。

每隔一段时间,任正非就要对内部员工发表讲话,讲得最多的就是“华为迷茫了、离死亡不远了”等各种“危言耸听”的话语。正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其实正是任正非的这种忧患意识,让华为始终屹立在高手如云的世界竞技场上。

2001年年初,正当其他华为人为上一年公司销售额飙升到220亿元而欢欣鼓舞时,任正非却忧心忡忡地抛出了《华为的冬天》一文。“现在是春天吧,但冬天已经不远了!”果然,当年全球电信产业出现了大滑坡。但因为华为早备好了“棉衣”,所以能安然过冬,当年完成了255亿元的销售额。

任正非曾经在《北国之春》中这样描述华为的处境:“华为像一片树叶,有幸掉到了这个潮流的大船上,是躺在大船上随波逐流到今天,本身并没有经历惊涛骇浪、洪水泛滥、大堤崩溃等危机的考验,因此,华为的成功应该是机遇大于其素质与本领。”

在2019年年初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有记者问及“下一个倒下的是不是华为”这个尖锐的问题时,任正非的回答毫不避讳,他说“一定”。

任正非表示这是一个哲学问题,不是一个现实问题。他认为做百年老店是非常困难的,最主要问题是祛除懈怠。如何能够祛除惰怠,对华为来说是挑战。“所以我们强调自我批判,就是通过自我批判来逐渐祛除自我惰怠,但我认为并不容易,革自己的命比革别人的命要难得多得多。”任正非一直认为,华为没有成功,只是在成长。

任正非对华为的现状与未来一直居安思危。他时时刻刻都没有松懈,在任何一个华为值得鼓掌的关头,都是“当头棒喝”以让每个华为人保持头脑清醒,因为他知道天道循环的道理,生存与毁灭其实只在一线之间。

43岁创业,不惑之年始见春。

任正非,这位一手把华为公司打造成世界级科技王国的企业家,不仅创立了开中国先河的企业治理大法,在判断企业市场时也极具预见性,在企业繁花似锦时总能未雨绸缪,带领企业度过“寒冬”。任正非是企业家,更是为观念而战斗的商业思想家。